淩羽_

AION/DNF/DN/轨迹系列/原创

我的玻璃人

*自家孩子

*情敌组(伪)

——————————————————————————————————

“斯格威尔,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谢天谢地你终于觉得不对劲了。斯格威尔一边削着用于做烤架的树枝,一边头也不抬地明知故问:“具体怎么不对劲?”

“呃……”弗兰特思考着组织了一下语言,“就是有点不灵活?很奇怪,总觉得自己抖得停不下来,胳膊腿啊动起来都不太利落。……这就是冷吗?”

斯格威尔抬抬眼皮看去,一身单衣的少年抖呵呵地站在正在飘雪的雪原上,微微发颤的棕发上粘着很多还没来得及融化的雪花。可他的神情是难掩的兴奋,一双眼睛透过呼吸间的白雾依然闪闪发光。

“恭喜你解锁了明白什么是冷的人生成就...

归个档。

我家孩子,叫莱薇。

复燃

就是想写写便当【

有不少私货

——————————————————————————————————

贝尔纳把沾满血的断剑往边上随便一插,一屁股坐下了。

坐下时硌到了一具尸体的胳膊,新鲜的,还带着余温。他扭身费力地挪了挪,然后瘫下去,枕在那具尸体的身上。

“抱歉了,兄弟。”他没什么诚意地道歉,然后开始看着天空发呆。有龙在他头顶吐息着飞过,黑烟和火焰覆盖了全部视野,各色魔法和箭矢时不时落在他周边。他就在战场这么瘫着,像是某个不用出勤的休息日瘫在自家床上。

“要放弃了?”莱薇走到他身旁问。

“放弃了。”贝尔纳回答,然后重复,“放弃了放弃了。”

莱薇蹲下身去直视他的眼睛:“你不战斗到最...

海市蜃楼(上)

来自天族烙印任务+部分主线剧情。

有魔改

————————————————————————————————


见到埃古斯的时候,莱薇的心里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感想。

她一直在寻找自己失去的记忆,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直接去问认识自己的人。菲尔诺斯向她展示的记忆片段让她得知自己曾经可能是哪个军团的军团长,她心想那就容易多了:麾下的军团成员自不必说,身为军团长她原本应该也是个有点名气的人物,人脉肯定不会单薄。

结果整个普埃塔都没人认识她,自然也没人知道她的过去。普埃塔毕竟是个消息不怎么灵通、有点与世隔绝的小地方,莱薇用这个理由说服了自己。

然而等她先后到达极乐世界、贝尔特伦和埃尔特内之后,这个...

我曾与你重逢

取材自官网漫画。

官方送我的萝莉,不要白不要嘿【你

——————————————————————————————


跟莱薇重逢是在光之圣所的地下监狱,实话说,地点相当尴尬。

但是维达完全不介意,听闻消息后她激动地从神座上蹦起来,在众多守卫惊愕的目光中一路飞奔出去,甚至忘记了带上她的玩偶兔子。

众所周知,光之神的代行者维达有一只从不离身的兔子玩偶,娇小的少女常年抱着玩偶坐在那张对她来说过于宽大的神座上,看起来既不端庄也不威严,偏偏还没人敢说。

实际上兔子玩偶已经更新换代过好几轮,毕竟玩偶的寿命不像守护者那么长。第一代兔子远不及现在这只布料鲜艳针脚精密,是维达的妈妈用灰扑扑的旧衣服粗...

P了一年【没有

立足点

斯格威尔被莱薇捡到的那年是二十二岁,以人类的标准来看已经是个思想独立性格成熟的成年男人,早就不适合养成故事的那一套了。可惜捡到他的人已经活了八百多年,他二十二年的人生连人家的零头都凑不上,更别谈自称成熟独立的底气了。

首先被粉碎的是无谓的自尊,其实也是他自找的。莱薇像拿捏一只柔弱的鸡仔般把他轻松撂倒,并且下手特别有分寸: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但是足够疼足够惨足够让他世界观重建的那种分寸。斯格威尔趴在地上懵得回不过神来,莱薇就那么淡淡地看着他,既没皱眉头也没弯嘴角,一派“太阳从东边升起”的理所当然。

后来斯格威尔被托付给瑟琳娜,莱薇一部分时间和他们一起,但更多的时间不知道身处世界的哪个版块。活了...

灵魂的推动者。

来自A塔某支线任务。

有魔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她看见苍白的盐碱荒漠在烈日下延伸,与同样苍白的天空连接成苍白的牢笼。黑色的独峰斜刺进苍穹,如同一把插在荒漠里的漆黑尖刃。

她站在这柄尖刃的脚下,抬头仰望顶峰。踏上第一级阶梯的瞬间,刺耳的哀鸣呼啸而至,无数半透明的人影从山顶倾泻而下。他们的表情扭曲而疯狂,以极具攻击性的姿态蜂拥着扑向外来者要把她撕成碎片,就像漫长的以前一样。

莱薇踏上了第二级阶梯,她注视着顶峰,脚步未有停顿。人影们冲至她身前,却震惊于来者的模...

零落

因特尔蒂卡

1 / 3

© 淩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