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羽_

AION/DNF/DN/轨迹系列/原创

龙翼下的世界(二)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写什么我为什么现在才更文

__4

艾尔威吓了一跳,仓促召出屏障架住那不长眼的刀刃。对方也吃了一惊,显然没料到有只精灵藏在主教房间里,立即收势后撤,退到窗边警惕地打量着。刺杀者一身黑衣,裹得只露出双眼睛,通过身段可以看出是女性。

明面上的观察和心理上的较量走了不过一个来回,艾尔威松开主教朝着刺杀者站直身体,一派云淡风轻地开口:“来谈谈吧。”

对方站着不动,保持着蓄势待发的警惕姿势。

“怎么,是我的邀请还不够诚恳吗?”他意味不明地笑笑,“难道要摆上一瓶红酒皇后,然后为你拉开椅子邀你入座才行?”

被认出来了——刺杀者——赛琳特·蓝图斯心下一沉,冷然道:“没什么好谈的,我只要萨恩的性命,如果你现在让开,我可以当做没看到。”

“他的命现在在我手里,如果你要取就只能强夺。对此我的意见是避免无谓的冲突,我们各退一步,互相当做没看见。”

“你这是要护着他的意思了?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也不是存心和你过不去,我只是有点问题想问他。”

赛琳特稍作权衡,说:“要情报是吗?我可以提供。”

“谢谢你的好意,但我更相信自己的讯问手法。”言下之意就是不信任她。

“……看来你是不打算让开了。”

“我以为我说得已经很清楚了。”艾尔威淡淡地说,脸上始终维持着温润的笑容,语气却是十成十的凉薄。“让人费解的是,萨恩主教的身上是藏了什么秘密,让你急着一定要立刻杀死他?”

他微微眯起眼睛:“我对此,非常好奇。”

赛琳特沉默地看着他。

她敏锐地感觉到,这只精灵的气场变了。先前在酒馆时,他的存在感其实并不高,要不是他出色的外貌简直就像是海德和萨尔芬的背景板。此时此刻他绅士依旧,气场却不动声色的强势起来,凌厉逼人。

谈判到此结束。

赛琳特率先发难,脚下一踩就急蹿出去。室内空间狭小,她本以为贴身不是件难事,一发冰锥却几乎在她动身的同时就迎面而来。她侧身闪过,第二、三发冰锥已不带喘息地紧随而至。赛琳特挥匕击碎冰锥,尖锐的碎片爆散开来,带着森冷寒气擦过她的皮肤。

顾不上被震得微微发麻的虎口,赛琳特强行破开障碍成功贴近艾尔威,银光一闪,匕首落下。

只听一声锐响,竟是清脆的金属撞击声。赛琳特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艾尔威空手接住刀刃,姿态轻松,面上甚至还噙着一抹微笑。仔细一看,刀刃离他的皮肤之间其实还隔着毫厘的距离,像是被一层看不见的护膜挡住了一样。

“身手不错。”艾尔威夸赞。

“……”

赛琳特面色微沉,握着匕首猛地一转,艾尔威手腕被扭,不得不放开刀刃。他本来不以为意,却忽觉掌心微微刺痛,定睛看去,一道细细的血线正蜿蜒而下。

艾尔威的脸色蓦地变了。

他猝然抬头,出手如电,只一下就扣住了赛琳特以为得了空档正挥匕袭来的右手手腕。赛琳特大惊,觉得他的手掌烫得像烧红的铁烙,兹拉一声,白烟与衣物皮肉的焦糊味同时逸出,她痛得低吼一声,匕首应声落地。第二把匕首刚从左臂袖中抖落到手里还没来得及被握住,就被一发冰锥击飞出老远。

艾尔威攥着她的胳膊把她提起来,问:“你在匕首上涂过什么?哪里弄到的?”

“怎么,你不是不要我提供的情报吗?”赛琳特的擒拿与反擒拿技巧在她试图挣脱的过程里被对方滴水不漏地全面压制,意识到实力差距的她索性放弃挣扎,冷冷地呛道。

他也不恼:“我也说过我对自己的审问手段很有……”

话没说完就又是一声巨响,原本已经破碎的落地窗这次连带着榉木框也彻底报废。破窗而入的红发男人身材高大健壮,像道红色的闪电般刹那间就逼到艾尔威眼前,拳头直击对方门面。

看不见的屏障忠实地阻止了拳头揍上艾尔威那张漂亮的脸,却无法卸去那股强横的力道。艾尔威猝不及防被击退几步,赛琳特趁机挣脱桎梏,捂着受伤的手臂闪到一旁。

“没打着?”红发男人皱着眉毛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像是在不满刚才的手感,但很快就无所谓地甩甩胳膊,再度发起攻势。

“要小心!那只精灵很厉害!”赛琳特大声提醒他。

“放心,厉害不过我的。”

红发男人语气轻松,他两手空空,力量和速度却都凌驾于艾尔威之上。艾尔威被贴身缠住,一时陷入了被动防御的窘境。对方又是一拳挥出,随着细不可闻的屏障碎裂的声音,这次艾尔威整个人倒飞出去,撞翻一个椅子后狼狈地仰倒在地。

“不要杀他!”赛琳特及时拉住想要追击的男人,对面毕竟不是寻常人类,事关精灵和人类两个种族,她谨慎地认为不该赶尽杀绝以免惹到不必要的麻烦。“我的目标是萨恩主教,不要做多余的事。”

红发男人点点头,目光转向在一旁全程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此刻抖如筛糠的萨恩主教。

“哈哈——”

这时,一声轻笑突兀地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艾尔威从容不迫地起身站定,甚至不忘把椅子也扶了起来。他撑着椅背盯住红发的男人,脸上带着奇异的笑容。

“多么狂妄的态度啊,”他笑着开口,用的是几近赞美的语气,“我所憧憬和仰慕的,正是这样的狂妄。”

顿了顿,他又开口,表情和语调在一瞬间变成兴奋的狂热——

“我想要破坏和摧毁的,也正是这样的狂妄!”

空气里的元素发出无声的铮鸣,半米长的巨大冰锥凝结于艾尔威身后,随着他抬手的动作激射而去。

红发男人几乎是紧贴着侧身闪过,冰锥轰然撞破墙壁刺入夜空,不待他发梢平息,又猛然折回。第二发冰锥同时射出,红发男人被前后夹击,在即将被来回刺穿的瞬间突然矮下身形,贴着地面急速前行,一下就来到艾尔威面前。他一拳挥出,不出意外地又砸在那面屏障上,然而这次艾尔威却像脚下生了根一般纹丝不动。

两人距离很近,艾尔威挑眉一笑,面前的空气泛起一丝涟漪般的扭曲。红发男人感到一股吸力将自己的拳头牢牢固定住,身后已有厉风呼啸而至。刚刚前后相撞的冰锥不但没有爆碎,反而合二为一变作一个更加巨大的冰锥,眼看着就要把他捅个透心凉。

闪躲已经来不及,他索性转过身去,用没有任何防护的另一只手臂去阻挡那柄追命的冰锥长枪——

当最锋利的尖端接触到他皮肤的那瞬间,以那一点为起始,整根冰锥一寸寸地碎裂开来,仿佛撞上了一面钢板。

然而下一秒,溃散的碎冰们像是被吸铁石吸引的铁块那样紧紧依附在红发男人身上,把他结结实实地冻结成一尊冰塑。

不知何时开始起的风灌满了房间,艾尔威站在风里,他衣袍翻飞,抬手举向天空。

“一点不足道的见面礼。”他说。

话音同他的指尖一并落下,惊雷怒吼着撕开夜空、炸开屋顶,仿佛巨蟒般眨眼间吞没了那尊冰塑。电光大盛,赛琳特在急速吞没视野的白光中惊呼出男人的名字:“维尔卡!!”

很快,电光退去,但视野并没有因此变得清晰。

白茫茫的水蒸气不知不觉溢满了房间,原本冻结住维尔卡的冰块在他散发出的高温下不断融化蒸发。他一脚踢碎冰壳,在白雾的中心缓缓站直身体。如燃烧火焰般浮动的红发之下,是一双红色的眼睛;那双红色的眼睛里,嵌着一对尖锐的竖瞳。

维尔卡目光锐利地紧盯着艾尔威,开口却是问赛琳特:“一定要活的吗?”

赛琳特:“……尽量吧?”

“行吧,尽量。”

维尔卡动了,跟之前还算是具备章法的格斗不同,这次的动作更像是捕食中的猛兽,一双与火焰同色的眼睛里射出冰冷的杀意。

“啊,开始认真了啊。”

艾尔威勉强躲过一击,他身后的挂着的肖像画连同墙壁一起不幸中招,顿时粉碎出一个空洞。数枚冰锥刺向维尔卡的后背,却还没触碰到他的皮肤就被他周身的高温蒸发殆尽。他眼睛都不眨一下,紧追着再度袭去,每一次攻击都带起炙热的劲风。

维尔卡很快就取得这场体能上的短暂角逐的胜利,精灵被逼入死角躲无可躲,那面讨厌的屏障在他高热的手掌下仿佛黄油般被融化撕开。灼人的热浪折磨着艾尔威的呼吸道,也增加了冰锥成型的难度。维尔卡目不斜视地任由那些冰锥撞在自己身上化为蒸汽,五指如爪般扣上精灵的肩膀。

精灵的血肉当然不比墙壁或是屏障结实,维尔卡的手指轻而易举地刺进他的皮肉肌理,然后轻轻一握,肩胛骨应声碎裂。

“别再摆弄你那可怜的魔法了,”维尔卡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目光轻蔑,“那点小冰块对我来说不痛不痒。”

艾尔威面色惨白,嘴角却依然哆嗦着扯出一个弧度:“虽然我不止会搓冰块,不过……”

冷光骤然亮起,铭刻着无数符文和图案的魔法阵旋转着在他脚下展开,刺骨寒意盖过原本的灼人热度。冻结之声不断响起,白霜蔓延,无数冰针密密麻麻地悬浮在空中,错综复杂的晶体折射迷乱人眼,室内一下子变成被冰雪切割成无数块碎片的诡秘空间。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总得给自己争口气不是吗!”

冰针齐发,坠如急雨。

虽然体积远远比不上冰锥,但每一根冰针都要寒冷和坚固上数倍。第一圈冰针被融化,然而更多的冰针仍在落下。它们扎进维尔卡皮肉坚实的身体,寒气迫不及待地钻进血肉中撕咬。艾尔威被痛怒之下的维尔卡恶狠狠地砸向地面,石块轰然翻裂,他半个身子都被嵌进地里,差点没直接打穿楼层。艾尔威痛得眼前一阵发黑,魔法在他强撑的意念下完成最后一步,万千冰针汇成一股,以破空之势贯穿维尔卡的肩膀,噗地一声,带出大蓬滚烫的鲜血。

“这样、咳,就算扯平了。”艾尔威咳出一口血沫,迅速挣脱那只因受伤而暂时脱力的胳膊。

维尔卡整个人凝滞一秒,像是没能理解发生了什么,实际上被一只精灵打伤这种事也确实是第一次发生在他身上。

冷凝的空气中冷不丁地冒出几点火花。

愤怒瞬间将他点燃,维尔卡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恐怖的威压与高温同时爆开,他的身影在滚滚热浪中扭曲得不像人形。艾尔威也不可避免的在这股威压中觉得心脏骤停,他暗道不好,破开墙壁驭风飞出,不打算留下来和这只怒火中烧的生物硬碰硬。

他飞到空中,忽觉背后有炽热的光芒急速逼来,惊惧之下猛地转身——

那天晚上,几乎整个城市都看见了那道光芒。

赤红光柱仰角射向天空,贯穿于整个天地之间。光柱周边的云层被蒸发破碎,天空上仿佛破开了一个红色空洞。黑夜下的城市被照亮,呈现出红光遍染、黄昏落日般的奇景。

光柱消失,光线渐暗,萨恩主教的宅邸却熊熊燃烧起来。

维尔卡站在破碎的墙边,嘴边尚有还没散尽的龙息火焰在缭绕。之前的战斗早就将这幢宅邸折腾的一片狼藉,此刻终于燃烧着开始崩塌。赛琳特跑到他身边,紧张地看着他肩膀上的伤口:“没事吗,要不要止血包扎?”

“小伤。”维尔卡对她伸出手,“我们要赶紧离开了。”

“等一下,萨恩主教还没……”

维尔卡在战斗的过程中有特别留意避免误伤到赛琳特,但萨恩主教显然没有这个殊荣。此时此刻,他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身上还压着一截掉落的梁木。死到临头,他对逼近自己的赛琳特倒是毫无反应起来,他目光涣散,却仍执着地盯住某个点,用尽全身力气向前伸出手去,微弱地喃喃:

“我的花……我的花……我的……铃兰……”

赛琳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花瓶在战斗中早已破碎,原本插在里面的铃兰掉落在地上,在火焰的炙烤下已然枯败。

她到底是于心不忍,放缓了语气问:“你有什么遗言吗?”

“我的花啊……花啊……”

萨恩不理不顾,只执着地重复着,泪光在那双失去焦距的眼里微微闪烁。

大火最终吞没了这座宅邸。

—TBC—

评论(5)
热度(3)

© 淩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