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羽_

AION/DNF/DN/轨迹系列/原创

一个随笔3

内容承接一个随笔2。

*依然是自家孩子

蓝龙:三位造物主之一,创造大海与星辰

海德:一位人类

萨尔芬:真名萨尔肯洛亚,唯一的创世神,创造与毁灭的黑龙


————————————————————————————————


海德在大海的尽头见到了蓝龙。那里平静的像镜子一样,水下有亿万的星辰。

 “这地方看着不像尽头啊?”海德说。

“人类对世界的认知向来错误百出,你终究也还是人类嘛。”

“好吧,总之来谈谈吧。”海德撩开衣摆坐在了海面上,“我就开门见山的问了:这样下去的话,我还会是个人类吗?”

“不然你以为自己会变成什么?”蓝龙问,“龙?还是神?”

“可能后者的可能性……大一些?”海德想了想。

“人类社会意义上的神,是以你为本源,加上信仰膜拜后的一个神化形象,从这方面来说,你已经是神了,人类的神。”

“那只是一个象征,一个人类愿望的集合产物。只要拥有足够的能力去实现人们的愿望或施以恩泽,任何事物都可以成为神。而我不过是具备能力并向同胞予以援手而已。”

蓝龙“哟呵”一声:“你这不是很清楚嘛,那你有什么苦恼的?”

“我与萨尔芬共享了一切。”

“哦……”蓝龙了然,“你担心你会被她同化。”

海德点点头。

蓝龙伏下他庞大的身躯,以此来拉近和海德之间的距离。他俯下脖颈看着海德说:“让我们从头开始分析——这世界上有一位创世神和三位造物主,我创造星辰与大海,就算是用人类的眼光来看,也是比你赐予人类的那些恩泽要伟大的多的功绩。你觉得我,我和另外两位造物主为什么不称神?”

“以前人类也有过很多乱七八糟称神的存在,”海德笑了笑,“但我出现以后,他们要么就成了伪神,要么就默默消失了,对人类来说我现在才是唯一的神。同理,我想在萨尔芬面前,也没有其他存在还觉得可以自称为神吧。”

“没错,世间万物全部如此,你的意志凌驾于人类,萨尔芬的意志凌驾于万物。除了萨尔芬以外没有任意志可以获得自由。万物皆有自己的需求、追求、愿望、欲望、理想、梦想:小到孩童想在饭前吃块饼干不被允许,大到英雄含恨落败自刎于山丘——但凡存活,意志就不可能拥有绝对的自由。”

海德稍作沉默,思索着开口:“……你的意思是,成为神的标准是——意志的绝对自由?”

“你继续说。”

“这世界上没有任何可以限制或束缚萨尔芬的事物,她即世界本身,世界的运作随心而动。绝无仅有的、唯一的自由意志,就是萨尔肯洛亚。”

“现在你明白了。”蓝龙喷出一股鼻息,说,“成神的唯一要求,就是拥有绝对自由的意志。”

规则束缚不了她,她创造规则;秩序制约不了她,她制定秩序;万物法则掌控不了她,她就是法则,她就是世界。当黑龙展翼飞过,投下的阴影就是世界的形状!

“我在,故我自由……吗。”海德低着头喃喃道。

“是这个理。”

“那么,我呢?”海德抬起头来,“与萨尔芬共享了一切的我,以后会变得和她一样吗?”

蓝龙也直起身来,看起来挺认真的想了想。

“就算思想共通,意志也是独立的。”

“但如果我拥有萨尔芬的一切,我的意志迟早也会上升到和她一样的高度。”

“恩……这倒是有可能。”蓝龙沉吟着,“但到时候,你的意志还会存在吗?”

“怎么?”

“你想想,如果你的意志绝对自由,任何事物都不能将其影响,你的意志为什么还需要存在呢?如果存在,又要怎么确定自己存在呢……?”

海德感到背后一阵发寒。

“所以即使有哪个生命可以拥有绝对自由的意志,也会消亡溃散吧。我在故我自由,前提毕竟是我在,对不对?”蓝龙说。

“可萨尔芬……”

“所以她是神,唯一的神,她在,并且自由。一切物质与精神都以她为载体,万物依托于她而生。”

“所以,我将来会消亡吗?”海德问。

“我不知道。”

“伟大的造物主蓝龙也不知道?”

“就算是萨尔芬都未必知道。”

海德惊讶了。

“我们刚刚说到,绝对自由的意志终会消亡。萨尔芬是个例外,但时间久了难免会无趣……”蓝龙顿了下,补充,“我这里说的时间久,是指文明诞生又覆灭了好几个轮回的那种久。”

海德:“……哦。”

“于是有一天,无聊的创世神突然有了个一闪而过的念头:我能不能创造出一个我无法掌控的存在呢?因为这电光火石间的念头,你诞生了。”

海德:“……”

“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当然,从人类社会的角度看,你只是很普通的由你父母相爱生育而来而已。

不过这样一来,问题就出现了:如果萨尔芬无法掌控你,她的意志就不再是绝对的自由。如果你没有诞生于世,她就没能创造出自己无法掌控的人,她的意志也不再是绝对自由。

因此,你生来就是矛盾的。

你只是个普通人类,意志却能抗衡整个世界。你作为个体平凡无奇,却能被创世的黑龙所爱。你拥有成为神的可能,却依然保持有人类的本质。为什么,什么原理,怎么做到的?这说不通,这解释不了,这怎么可能——但这又确实是既定的事实。你就是矛盾本身,可能与不可能的集合体;你独立在规则之外,却又在世界之中。

所以,我无法断言你的未来,谁都不能。”

海德,捂着脑袋:“……你等等,我消化一下。”

一人一龙就此沉默了不知道具体多久的时间。

“挺好的,”海德终于开口,又重复,“挺好的。”

蓝龙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我拥有一切。”他说,“人类的心灵与神明的权能,有限的过去与未知的未来,全部的世界与只爱我一个人的萨尔芬——”

他微笑起来:“我拥有一切。”

“你还有什么疑问吗?”蓝龙问。

“没有了。”海德站起身来拍拍身上其实并不存在的灰尘,“谢谢你陪我这么久,我该走了,萨尔芬还在等我。”

他说这话时,脚下的亿万颗星辰正拖曳成亿万条星轨。


评论
热度(1)

© 淩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