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羽_

AION/DNF/DN/轨迹系列/原创

一个随笔2

*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黑龙:创世神

他:某个人类

————————————————————————————————

“您是不是讨厌人类?”他问,表情严肃,“或者说,轻贱。”

“没有。”黑龙奇怪,“你怎么会这么想?”

“厄里耶王国的覆灭难道不是您造成的吗?”

“呃……”黑龙组织了一下语言,“这就相当于有蚊子去咬你,然后你把蚊子拍死了一样。”

“您把人类类比成蚊虫,这还不算轻贱吗?”

黑龙更奇怪了:“你说这话时就自动传达了一个蚊子比人类轻贱的意识——奇怪,人类为什么会有这种意识?如果你觉得蚊子是轻贱的,所以拍死了它,那又怎么能责怪我拍死人类?”

黑龙低头瞅着脚边的那个小小的人:“你看起来也不比蚊子大多少。”

他提出:“蚊虫不具备思想,但我们具备。我们拥有自己的文明,我们每个人的思想和灵魂都独一无二,他们是自由的。”

“把自己观测不到或者无法理解的事物直接声称为没有,真是傲慢的说法。你说灵魂和意志皆为自由,当你死去时,他们又在哪里呢?”

他朗声回答:“您或许可以掌控我肉体的生死,但永远无法左右我的意志,即使我死去,他们也不会消亡。”

“哦,意志……”黑龙沉吟着甩甩尾巴。“你可以详细说说。”

“打个比方,如果您想要毁灭所有人类……”

黑龙忍不住打了个岔:“那你们就一定会毁灭,没有别的结局。”

“但我们会反抗,就算结局已经注定,我们也会抗争到最后一刻。我们会死去,但我们的精神永不消亡。”

“这就是你所说的无人可以左右的,灵魂的自由?”

“是的。”

“抗争、坚定的意志,还有永不屈服的精神,都是为了不要死去。”黑龙叹了口气,“可你们还是会死去。自己主动折断自己和被迫被折断都是一样的结局,有什么区别呢?你说意志自由,可抗拒灭亡的意志最终被灭亡了,这怎么能算是自由?”

“精神总是会以某种形式存留在这世上的。后人会传承,见证者会铭记,只要存在过,就必然会在这世界上留下痕迹。”

“恕我直言,世界就是我,我就是世界。”

他点点头:“这不矛盾。”

“我听说人类的两个国家交战,其中一方宁死不屈,战斗到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也不愿意投降。最终敌国踩着满地尸体占领了王都,但也对所有战士,这个国家心生敬佩。”

“这正是我所说的意志、精神与灵魂的自由。”

“但我也听说过人类以前和地精交战,过程和结果都相同,区别就是地精嘲笑和抱怨了人类脑子不好使一根筋都不带拐弯。”

“……”

“你瞧,这根本说不通。你说灵魂自由,自己却无法掌控,你们的意志和精神都交由他人来评价,是高贵还是低贱全由外界评定,而你们死掉了,甚至无法为自己申辩和反驳,即使活着,无能为力的时刻也太多。我听说过不为五斗米折腰这句话,但那是在有自主选择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呢?你要知道,想要强迫你们是件很容易的事。就算是你们人类同类之间……比如说,你肯定不愿意被人凌辱,可比你身高体壮的人把你抓住了绑一绑又有什么难的呢?”

“那他也只能折损我的肉体,无法折损我的内心。”

“你的意思是,你认为只要你的意志没有动摇,他的凌辱就无济于事?”

“没错。”

“哦……”黑龙说,“挺好的,自欺自人。你为什么不试试意志坚定的认为自己是创世神呢?”

他沉默,过了一会又开口:“您之前总是用死亡和抗拒死亡做例子。”

“哪里不对?”

“总有些事情是比生命更重要的。您之前也说了,被侵略的那个国家的战士们宁死不屈,跟抗拒死亡比起来,更重要的是他们不愿意把国土拱手送人还要俯首称臣,至少在这一点上他们做到了,死亡不仅不是屈服,更是他们做到了的证明。”

“不愿意把国土送人和不愿意死去矛盾吗?”黑龙问。

“不……”

“他们不愿意俯首称臣,他们也不愿意死去。在这之前,他们肯定还不愿意国家被入侵,更之前,还会希望国家富强……他们的愿望何其之多,那么多愿景里最终实现的只有一个宁死不屈,你要把这称之为自由?”

“不、不对,自由不是指愿望的实现与否,而是指对自身的支配自由!”

黑龙终于大笑起来。她抬起一只前爪,对着他重重落下。

罡风与尘土之后,黑龙府下颈脖,巨大的黄金瞳孔盯着那个瑟缩于她爪缝间的人:“这世上支配着你们的事物难道还不够多吗?此时此刻,你敢说你是自由的吗?”

……

人类离开了。


评论
热度(1)

© 淩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