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羽_

AION/DNF/DN/轨迹系列/自设

【燃烧之地】段子

斯尔特醒来的时候,看见了满眼的火光。

他第一反应是自己被抛弃了——被抛弃在了这片火海中——虽然以他和爱莎的关系,根本谈不上什么抛弃不抛弃,可当时他确实是那么以为的。

但他很快发现,那些火焰全部被阻隔在闪烁的金色的护罩之外,而他在护罩里面。

略一歪头,目光移转,他看见了紧挨自己坐着的爱莎。

她似乎是在出神,又像是在回忆着什么,专注的望着眼前的一片火海,面无表情。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脸上没有笑容的爱莎,虽然他并不喜欢她的笑脸。她总是带着微笑,而你不知道她为何而笑;她的笑容时常暧昧不清而意味不明,你捉摸不透,心存疑虑。

此时此刻,她安静的注视着一片火海,总是上弯着的嘴角抿成一条冰冷的直线。跃动的火焰映在她红色的眼中,仿佛在她的眼底深处,也燃着一场连天的大火,吞噬万物,焚尽一切。

他不喜欢爱莎的笑,因为觉得笑着的她很危险。现在看来,不笑的她似乎更危险。

他这么想着,坐起身来。爱莎听见动静,回头看了他一眼,勾了勾嘴角:“睡得可还好?”

“我昏迷了多久?”

“也就半小时吧,换成是别人我估计怎么着也要睡上小半天。”

然而斯尔特完全没有被夸奖的喜悦,他皱了皱眉:“半小时?有这个时间的话,应该足够转移阵地了才对,为什么要在火场里停留这么久?”赏雪不稀奇,赏火倒是第一次见识。

爱莎笑笑站了起来:“因为我拖不动你——你知道你加上你这一身盔甲有多重吗?还指望我拖着你行动?醒了就给我自己走,别浪费我魔力还要给你撑着护盾。”

她的语气有些冲,周围的火焰仿佛感受到了她的情绪一般瑟瑟的向上蹿了蹿。这也是斯尔特第一次直观的感受到她心情不好,也许是刚才回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回忆。放在平时,她的语气一定会是她惯有的从容和圆滑。

她任性娇纵更甚温蒂妮,何况温蒂妮会分场合,也会听从他的教训——但爱莎不会。

所以他选择什么也不说以免白费口舌,只是站起身来:“走吧。”

没走出多远,斯尔特停下了脚步。

“火势太大了,”他说,“这样下去会变得无法控制,离这里不远就有村庄。”

“说得好,不愧是正义的骑士。”爱莎没有停下脚步,“所以你最好赶紧和你的宝贝妹妹会和,然后带着你家的小精灵回来灭火。至于我呢,就可以享用红茶了。”

斯尔特注视着少女纤细单薄的背影,语气凝重:“那时候就来不及了,爱莎,我需要你的帮助。”

“你说……帮助?”

站在火海中的黑魔女这么反问着,缓缓转身,眯起的红瞳里映着白骑士的身影,语气里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讽刺意味。

“注意你的用词,斯尔特。我们之间,只存在交易。”

他沉默了,周围一时间只听见火焰燃烧的噼啪声——然而只是短暂的片刻。

握紧的拳头被松开,斯尔特听见自己不带起伏的声音:“你总能从我这里取回代价的,不是吗。”

“……真麻烦,”爱莎叹了口气,“说吧,你打算怎么办?事先声明,我只会放火,不会灭火。”

“用魔法护盾把整片火海都包起来防止蔓延,”他稍作环顾,做出了肯定,“你的话应该没问题,然后我会用剑把土地翻起来压灭火焰,虽然方法比较粗暴,但至少比放任火势蔓延要强……爱莎?”

依然没有任何回应,她静静地站在原地,不答应,也不拒绝,只是看着他,视线深邃,神情莫测——向来杀伐果断决策干脆的魔女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

斯尔特心生疑惑,不知道自己刚刚的话语中有什么地方值得她如此不决——是魔力不够支撑这么大范围的护盾吗?不会,之前他们一直在一起行动,他很清楚爱莎几乎没有消耗。或者是担心没了护膜的保护,她自己在火海中的安危?也不可能,虽然身处火海,但只要飞到半空中就是安全的……说起飞到半空中——

他好像从来没有看见爱莎展开翅膀过。

以往的一些画面和细节闪电般的划过脑海,联想起她沉默的表情和刚才的话语,一个不可思议的结论在他心中倏然浮现:

“你……”

“斯尔特,”她打断了他,也打破了沉默,“你醒来时,我就在你身旁并且没有察觉,而剑就在你的手边,那一瞬间,你有没有想过杀了我呢?”

他不答,只是反问道:“在我昏迷倒在火海里时,只要你不管我自己离开,我大概就会死在那儿,那一瞬间,你有没想过就那样任由我死去呢?”

她眯起了眼睛,注视着他。

“可如你所见,”他笔直的站着,坦荡的迎上她的视线,“我活下来了。”

又是一段沉默的对视之后,爱莎缓缓的笑起来,少女的笑容如同花朵一般在火光中绽放,带着魔女蛊惑人心的魔力。她款步走到斯尔特身前,抬起了头。

“这会是一笔非常的巨大的代价哦,斯尔特,你在妄图窥探魔女的秘密。”

斯尔特微微颔首:“你总能从我这里取回代价的,不是吗。”

于是黑魔女笑的愈发肆意和张扬,她向白骑士张开了手臂:“来吧,就像你猜到的那样——我不会飞,因为我没有翅膀。”

斯尔特将少女抱起,然后展开双翼,振翅而起;同时,光芒潮水般向四周蔓延开来,金色的护膜笼罩了整片火海。

怀里的少女抱起来比想象中的还要轻,对于斯尔特来说几乎等同于无物。温蒂妮拥有着精灵的轻盈体态,爱莎的个头比她要高一些,却比她还要轻上些许。

他想起刚刚,爱莎抱怨自己加上一身铠甲的重量太重,本以为是魔女的脾气使然,现在看来,估计她是真的力气不够。

诚然,以他的体重加上一身铠甲的重量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负担——可守护者不是普通人。

此刻这个身处自己怀中的少女是谁呢?若是守护者,该如何解释她没有翅膀的事实和孱弱如凡人的力量?若是凡人,该如何解释她涌泉般没有尽头的庞大魔力?

“你是守护者吗?”斯尔特问道,说话时感觉自己的下颚微微磨蹭着爱莎柔软的发顶,无法低头看清对方的表情。

“如假包换。”

爱莎自然不过的环住他的颈脖,眺望着远方。

“少问点吧,斯尔特——不然代价太大的话,我怕你支付不起。”

魔女这么说着,语气悠扬,依稀蕴含深意。

评论
热度(4)

© 淩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