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羽_

AION/DNF/DN/轨迹系列/自设

《风雪中,悬崖下》

短篇完结,全文2961字。

渣文笔,轻喷。

CP:双元素。

文中人物名均来自游戏网名。

PS:文中的素素并不知道魔皇自带复活。

可能会展开成长篇。


———————————————————————————————


已经没有路了。


暴风雪依然很大,雪花密密麻麻的往下掉,但无法填满横置于两人面前的沟壑——生路就在悬崖对面,只是距离远的有点让人绝望。


身后,浊紫色的光芒愈来愈近了。


雾雨心难得安分一次的蜷缩在天义云怀里,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可是张嘴只呵出了一团白雾。


“怎么样,害怕了没啊,大小姐?”天义云嗤笑着发问。


她懒得抬眼皮子看他的表情,只是看着眼前的沟壑和风雪回声呛他:“怕的要死,毕竟你这个万年吊车尾这么不靠谱。”


她以为他肯定要反击的,比如“是啊毕竟抱着个体重惊人的你”一类的,可他只是把手臂又收紧了些:“放心吧,死的肯定不会是你。”


雾雨心心里一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瞬间移动的失重感就包裹了全身,眼前倏尔一花,视线再度清晰时,两人已经出现在半空之中,悬崖对岸的雪地近在咫尺——但仍有着无法逾越的“咫尺”。


电光火石间,天义云手上突然发力,像扔麻袋一样的将她向对面扔去。


于是雾雨心以标准的脸先着地的姿势一头埋进了对面松软的雪地里,等她踉踉跄跄的扑到悬崖边上往下看的时候,天义云连个影子都看不见了。


她在悬崖边呆坐了一会,风雪肆虐,之前也许是因为被天义云抱着的原因没觉得有多冷,现在只觉得寒意刻骨,冷的钻心,呼啦啦的大风刀片一样的割在脸上,疼的她有点想哭。


不过她到底没哭,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开始寻找通往崖底的路。


……


深一脚浅一脚走着的时候,雾雨心想到以前也有过一次,两人遇到了拦路的断层,她正拿着个替身草人比划着距离想看看能不能扔过去把自己替换过来,突然就被天义云抱起来瞬移了过去。


“我不需要你的帮助。”她稍一挣扎落了地,板起了其实本来就板着的脸。


他撒手的倒也快,表情也没什么变化,脸上那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看起来还是那么不讨喜:“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


“……”短暂的沉默,“总之,希望你不要再有这种任意妄为的行为。”


雾雨心发誓,当时她的语气绝对够严肃够认真,不过事实证明,天义云一点也没听进去。


要是早让她知道会有今天这个情况,当时她就算用陨星幻灭把他砸个半死,也要让他乖乖听话。


她一直不喜欢天义云,到后来就变成了讨厌。


最开始是不喜欢他的弱小,不喜欢他虽弱小却依然逍遥自大的态度,那时她不明白一个只会丢丢魔法球的家伙,何来那般凛然自傲的资本。


好在后来天义云自己给出了答案,突兀的掀开了“弱小”的伪装,跻身于强者之列,甚至与她比肩。


毫不谦虚的说,在莎兰的所有学徒里,论起正统的元素魔法,雾雨心从来没想过会有人能和自己比肩,尤其是那个人——他肆意妄为,随心所欲,整天无所事事,却站在了和她一样的高度上——这个高度,她投入了几乎所有精力、时间和心血才获得的高度,如若她是优秀的象征,强大的代表,那么和她等高的天义云,又算什么?


骄傲如她,实在想不出说服自己的理由,因而尤其的讨厌来自他的帮助,人情不愿相欠,自尊更不愿折损。


眼下却因为他的善作主张而得救,向来教养良好礼数齐全的她气的想打人。


雾雨心越想越生气,决定等找到他以后一定要把陨星幻灭给补上……不行,那时候也许他带伤扛不住,要不就用天雷劈一下好了……唔,一下似乎也够呛?毕竟她的天雷威力还是很大的……实在不行就雷旋吧……


好吧——雾雨心咬紧了唇——她可以什么都不做,只要他还活着的话。


结果咬唇的时候她一步没踩稳,一头扑倒在了雪地上,又一次标准的脸先着地,好在雪地松软,只是磕破了嘴唇。


她捂着嘴唇,不期然的又想起,她也曾经在天义云面前这么狼狈的摔过。


那时候她捧了一大摞书从图书馆出来,书叠的很高有些妨碍视线,出门时她不慎被门槛绊倒摔了一跤,把书摔的到处都是。


拾起其中的一本后一个抬头,就看见了二楼上的天义云。


黑发的少年懒洋洋的坐在栏杆上,在午后的阳光里懒洋洋的低头俯视着她,也许是阳光耀眼,他微微眯着黑色的眼睛,似笑非笑。


雾雨心立刻认出他是新来的魔法学徒,丢人于眼前的首席尖子生自此讨厌起了他的惯用笑脸,虽然实际上他也并不常笑,性格乖戾又不合群。不过想来也是,不然他也不会在授课时间里跑出去晒太阳。


想到太阳她感觉更冷了,岩壁陡峭,暴露在风里的岩石冻得冰冷,连带着她攀附其上的手指也冻得冰冷生疼,向下望一望,她觉得简直不可思议,有朝一日自己居然会顶着暴风雪徒手攀岩。


雾雨心向来讨厌运动,因为极其的不擅长,这也是摔在天义云面前会恼怒的原因之一,骄傲的尖子生讨厌暴露自己的缺点。可现在她居然为了天义云徒手下悬崖。


随着逐渐深入悬崖底部,光线愈发的幽暗,她凝神点亮了杰克用来照明。


远离了地面,风雪声也渐渐小了,四周不知何时趋向于一片深邃的宁静,杰克明晃晃的火焰微微抖动,显出几分诡秘来。


对了,天义云曾经这样戏耍过她。


在她深夜温书的时候,天义云曾经突然灭掉光源,然后抛出了两团幽冥火来装神弄鬼。


魔法师里少有人能点燃蓝色的火焰,包括她自己也不行,他做到了,却用在这种事情上,一想到这里她就火大,借着黑暗一发暗影夜猫就糊在了他脸上。


雾雨心承认自己并不喜欢天义云,可就算如此,秉承着教养和礼节,她也不能明面上表现出来,相比之下对方倒是毫无顾忌,摆明了也不是不太喜欢她。


强者和强者之间,彼此欣赏惺惺相惜固然有,但他们这样不服彼此互相较劲的也有不少。


简单的说,就是互相看着不顺眼。


两人之间有过不止一次较量,但都没能得出结果,她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会永远空缺下去,她必须打败他,他还没被她打败,怎么能就此退场?


心绪不宁间,她再次一脚踩空,火光下眼见地面已然抵达,雾雨心实在疲于再次浮空自己,干脆任由自己摔在了地上。


头顶是狭长的一线天,上面是白茫茫的天和白茫茫的暴风雪,回去的路不知道在那里,以她的体能估计也够呛。


真是辛苦啊——雾雨心这么想着——我都这么辛苦了,可千万别让我找到一具尸体啊。


她已然疲惫,谷底又幽暗如夜,需要用火光细心照亮才能搜寻,接下来的路她走的很慢,一切都很安静,仿佛只剩下她一个人。但她知道这里还有另一个人,而她要找到他。


感觉上是过了很长时间,但也许其实并不长,雾雨心找到了天义云。


不对,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他们找到了对方。


黑暗的深处,错觉般的浮现出两点幽蓝的光芒。


她错愕的睁大眼睛,将杰克烧的更亮,循着蓝色的光点而去。


并非错觉,两团幽蓝的光芒逐渐近了,愈发的亮了,还微微的抖动着——就像以前他戏耍她的那次一样。


终于,橘红色的光芒与幽蓝色的光芒相汇了。


循着彼此的光芒,他们找到了彼此。


天义云安然的站在她的面前,除了脸色异样苍白外,全身都是好好的,反观她自己,头发凌乱,嘴唇上沾着血块,衣服在爬下悬崖的过程中被各种拉扯崩裂,看起来倒是更惨一些。


雾雨心觉得自己更想用陨星幻灭砸他了,天雷都不够解恨,更别提雷旋了。


天义云注视着她,眼底被火光照的晶亮一片,瞳仁里碎光闪烁:“你居然……下来了?”


在他开口的一瞬间,雾雨心就觉得,到底是用陨星幻灭砸还是用天雷劈这种问题一点都不重要了,她上前两步,突然加速一把抱住了他,并未设防的天义云脚下不稳,两人便倒在了地上。


她本来不打算哭的,就算是为了维持形象也是不打算哭的,可是抱住天义云的一瞬间,眼泪忽然就自己出来了,真是一点都不给面子。


雾雨心正努力的想把泪水憋回去的时候,大概是眼泪落尽了他的衣领里,她听见他问:“喂,你该不会是哭了吧?”


算了,反正都被发现了——她这么自暴自弃的想着,然后歇斯底里的大哭起来。


总是和她对着干的少年这次什么也没说,只是反过来抱紧了她。


只是抱紧了她。


—end—


评论(2)
热度(6)

© 淩羽_ | Powered by LOFTER